东莞深盈科私家侦探公司
ABOUT US
侦探项目

东莞市私家侦探

更新时间:2022-07-03  浏览数:

东莞市私家侦探一部于2005年上映,名为《代价》的纪录片,跟踪拍摄了两位在遭到强暴时,以跳楼的方式保住自己贞操的少女。17岁女孩小雨在受伤后奇迹般地站了起来,但年仅16岁的小珍却高位截瘫,永远无法行走。纪录片的简介里写道:两位花季少女以“勇敢”的方式守住了自己的清白。但在“贞操”和“生命”的选择中,她们所付出的代价,又该如何计量呢?2003年,福建炎热的夏天里,气温能飙升到40度。从农村进城打工的女孩小雨,手里攥着仅剩的回乡路费焦急万分。家里的爷爷病了,她想借钱买点补品,好回老家看望老人。电话打了一圈,只有之前的一个男性朋友愿意借她,让她去家里取。没想到厄运正在门后等着她。

一进门,男人直接将门反锁,脱下裤子将小雨压在身下想要侵犯她。小雨自然奋力反抗,但男人紧紧地掐着她的脖子,逼她就范。撕扯中小雨说:“你放开我,我就顺从你。”男人松手的那一刻,她毫不犹豫地冲到窗边,从9楼一跃而下。用一次惊天动地的坠落,换回了自己的清白。路人发现她时,小雨正躺在2楼的雨棚上,半个身子吊在外面,口中呜咽着,一句完整的话也讲不出来,只能依稀地辨别出是在喊救命。不幸中隐约藏着幸运。从9楼跳下时,小雨先后撞击到了7楼和2楼的雨棚,对身体产生了缓冲,不足以致命。在社会各机构的救助下,小雨在福建省立医院接受了手术,术后恢复良好,10天后,小雨可以自己行走,几个月后基本可以行动自如。

她还将做手术还剩下的3万元救助基金,全部捐还给了福建省儿童救助中心。当时漫天的新闻报道形容她是出身贫困的勇敢少女,用生命捍卫了尊严。 身体上的伤可以痊愈,但心灵的重创无法抹平,那段经历成了小雨最切实的噩梦。即便如此,对比另一个女孩的遭遇,小雨也称得上是幸运。几个月后,在同一个城市同一个街道,又一个年仅16岁的少女小珍,以寻死的决心,在逼奸的过程中从7楼一跃而下。命运没有眷顾这个同样家境贫寒的女孩,这一跳,让她落下了终身的残疾,医生诊断为右枕颅骨骨折,颅脑外伤,完全瘫痪,下半生要与轮椅为伴。听闻小珍的消息,小雨心情复杂,只身来到医院看望。本性纯良的她,似乎也想给这位妹妹带去一丝安慰。去探望小珍那天,小雨带了一个白色的玩偶熊打算送给她。见面后,她拉起小珍的手,轻声安抚,泪在眼圈打转,眼里满是心疼。

走出病房,小雨终是承受不住,捂着脸大哭起来。或许是因为自己淋过雨,所以也想为别人撑把伞。小雨曾顶着炎炎烈日,靠着挨家挨户推销矿泉水赚了700块钱。却转头带着钱来到当初帮助她的福建儿童基金会,将一张张崭新的100块钞票平铺在桌面上,毫不犹豫地把钱捐给了失学儿童。这次面对小珍的危机情况,小雨当下做了一个决定。她又一次来到福建省儿童救助中心,希望用自己手术时剩下的3万块救助基金,先为小珍做手术。如果以后自己还需要手术修复,就自己赚钱来做。救助中心的负责人被小雨的善良触动,也承诺会从中周旋,看看有无可商量的余地,但最后还是以“专款专用”的理由拒绝了。听到这话的小雨,眼神黯淡下来,右手拖着后腰。这是她自手术后经常会做的动作,因为那次坠落,她身体里被钉上两大块钢板,随着时间的流逝随时都有崩坏的可能。

命运冥冥之中将两个花季少女勾连在一起,相同的困境,同样的选择,让她们不得不抱团取暖,惺惺相惜。终身瘫痪,是小珍等来的最后的答案。那些社会机构、爱心人士曾说会做出努力的承诺,转眼也变成了空头支票。很快,小珍只能静静地躺在医院的角落里,除了亲人,再无人关心。贫困让小珍重新回到了大山深处,一间茅草封顶,水泥糊墙的老房子里。在家里的日子一样不好过,因为父母离婚,父亲另娶,母亲又没有自己的房子,小珍和母亲两人只能在父亲和她称为阿姨的后母家借住。因为要随时照顾小珍,母亲无法外出打工,全家只有父亲微薄的收入。在小珍看不见的房间角落里,家里的三个大人经常就金钱撕扯,但天生乐观的小珍丝毫对生活感到绝望,她还天真地认为:“我有一种感觉,只要能带我去医院看病,我就能看好。”对于照顾瘫痪病人,母亲毫无经验,不久后小珍的后背生出了巴掌大小的褥疮,再不及时医治很有可能危及生命。

生活似乎不打算放过这个已经饱受苦难的少女和她的家庭。小珍在医院治疗褥疮时,家里的噩耗传来,父亲在一次外出打工时,意外去世了。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,小珍母亲的精神彻底崩溃,这些日子里她流过无数次泪,对各种声称愿意帮助她们的人下跪,仍无法撼动悲惨的生活,哪怕一分一毫。她想过寻死,人走到河边,身子已经探出去大半,但想到病床上从此无人照拂的女儿,一双脚始终无法轻易迈出去。父亲死后,几位好心人每个月会给小珍母亲打几百块钱,保障她们母女的日常生活。只是小珍每日的开销何止是吃饭和日常用品,住院费、护理费、医药费......每一笔钱都在试图将这个蓬头垢面的福建女人压垮,推入深渊。医院又一次催促交款时,小珍母亲异常的平静,似乎预示着某种不详的征兆。果然,第二天一早,给小珍喂完饭之后,母亲说有事要出去一下,让小珍自己再睡一会儿,一走就是近一年。

小珍似乎早在等待这一天的来临,与母亲单独相处的夜晚,她常常会感到害怕,因为母亲会在半夜用装满水的袋子或者枕头捂在小珍的脸上。有人问道:“你恨妈妈吗?”小珍说:“我不恨她,她也是没有办法了。”无法继续停留在医院, 小珍被迫回到了爷爷奶奶家,但两位老人年事已高,照顾自己已是问题,何谈照顾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?他们将小珍放在一个木板子上,下体处开了一个洞方便她排泄。但即使如此,家里还是经常充斥着无法及时清理的小珍排泄物的酸臭味。不知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了多久,小珍又被一群信佛的信徒收留,轮流照顾。而这些佛友的工作地点,是一个公厕。公厕前,苍蝇围着小珍飞来飞去,她无法动弹,甚至眼睛也看不到那个绿头苍蝇即将停在她的脖子上。像是动物世界里,一只已被撕破喉咙无力挣扎的羚羊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吞噬的命运。

为了能更方便的照顾小珍,东莞市私家侦探信徒阿姨们将她的头发剃光,裤子也只提到膝盖处,方便及时替她清理排泄物,不至于弄脏衣裤,瘦得如柴火一样的大腿中间,仅盖了一条白色的毛巾。 来往的路人、照顾她的信徒们,无论男女老少,只稍轻轻侧目,就能随意观摩她的身体。曾经为守护贞操选择跳楼,如今她却不得不忍受数不尽的视奸。生活像一把钝刀,将小珍一点点凌迟。她那曾充满希望的眼睛,也被命运磨没了全部的光亮。大半年过去,漂泊在外的小珍母亲终于打来了电话。消失的日子里她也开始信神拜佛,希望能求得原谅和一个能让生活坚持下去的答案。母女再见的场景透着凄凉,仅有几平米的闭塞房间里循环播着大悲咒。母亲上前拉住小珍的手,二人相视无言。这一刻人们明白,任生活如何艰辛,都无法将这对命运悲惨的母女分开。

未知苦处,不信神佛。但有时,即便是神佛也有无法渡化的苦难。

 

 

 


侦探项目

24小时免费咨询电话:130-9737-8133
微信:130-9737-8133
地址:东莞市东城区东纵大道光辉大厦